• 终于买了个不那么奇怪的微距镜头,按说,这个镜头应该干70-80%的活儿才对,可它的视角我却无从下手。或者说,在取景窗里,我看到了和别人一样的图片,或者说,要是不别出心裁一点点,我就活不下去?镜头还是好镜头,只是没有想好该怎么用。或许它对于我来说,只是记录的工具,就如同我一直挂机的18-55is。也就如同我在折腾的时候也得干活儿吃饭。

    此头甚锐利,1000元购之,镜片已经小霉,也不去打理,出片依然锐利清晰,色彩惨淡。本一 尼康口镜头,转佳能350D而用之。

     

  • 今天没累死。一堆不靠谱的活儿非要干完,想骂街。再加上未来一个星期更不靠谱的活动,真绝望。也不知怎么就看见在丽江用8mm拍的这片葶苈,当时头疼,身子冷,呕吐,什么乱七八糟的郁闷事儿都能想起来,放电影似的,真不是什么好感觉。

    今天是疯狂的一天,我得赶紧睡觉。

     

  • 终于开始整理云南的片子,仔细看来,总有些不满意。翻着翻着就看到这颗被铁线莲爬满的树,估计当时为了把树剥离开,于是用了500mm镜头,圆圈的效应又一次上我失望。

  • 拍的时候并未注意,回来查看照片才发现居然记录下这么漂亮的蓝色。高原的天空果然通透。这个镜头,呵呵呵。

    “这是生长在高原冷山林中的一种地衣类植物,叫做松萝......”

  • 上次拍斑叶地菫,这东西就没给我留下什么好印象。或许是雨后的问题,也或许是地菫和斑叶地菫确实不同,再或者是个体差异,花有丑俊,这次拍的小花样子还算可人。

  • 换上单反后开始念叨小数码的种种优越,这怕是每个刚用单反拍植物的人都要经历的过程。dc的好处多多,大景深,便携,这还在其次。对于小花的描绘总是精准而到位,单反中似乎再好的微距头也达不到这个效果。另一个值得怀念的是微距模式,有些小数码是有双重微距模式的,比如nikon4500是标准微距+中焦微距,理光GX100是广角微距+标准微距,NIKON5700是标准微距+长焦微距,视角变化起来游刃有余,可单反怎么就没有专业变焦微距镜呢?非要出去背一个24macro,一个105macro(要我的话更麻烦,起码背4个头)。

    在这里,今天的主角粉沫儿儿登场,nikon af 35-70 macro,是大概10多年前nikon AF主力头,f3.3起的,地位相当于现在佳能17-85之类的中端变焦。旧时的事情不多说,对于拍植物来说,这个东西可以一镜顶替4个镜,因为有微距模式,可以再广角和中焦都实现微距,因为可以反接,可以在70端或者50位置上反接成标准微距,实现1:2或1:1的微距,而在35端反接,可以实现2:1的超微距,景深舒服,适合打理那些小花草。

    虽然不能和专业的定焦镜比成像,但这个小东西实在是轻便,普通出去拍一拍,带这一枚镜头,足够了。

     

  • 话说不久前“反接仙”的一张片子让我很受启发,植物叶子上其实有不少好东西,别老盯着花儿啦。后来不知为何,找到一些灰灰菜叶子拍摄,背面的泡状毛一个个萎靡不振,当时以为是太阳晒的。今天才明白原来是老叶和新叶的区别。于是重新拍。

    另外,有一个事实,写给关注超微距摄影的人。从成像分辨率上来说,显微物镜好于超微距镜头,超微距镜头好于体视显微镜,体视显微镜好于放大头,放大头好于反接。但对植物拍摄而言,反接的分辨率一般是足够的。

  • 并没有天冬所说那种云南归来不想拍片的感觉,不过对自己这套东西的怀疑却一直没有停过。究竟在表达什么?这个没有办法说清。不过相对于其他拍植物的朋友,我用光总显得乖戾,好像这堆植物欠着我什么似的。并没有见一种植物拍一种植物那种愿望,也缺少那种拍时的平和和平等的心态。和天冬一直讨论老牛的片子为啥纯净,还是心的作用。反观过来我就是一碗毛血旺,或者卤煮什么。想纯净是不可能了,杂了咕咚来点吧。

    天冬的工作照一张,别列卡镜头,苏联的血脉,善于表现我阴沉的心态和阴沉的天空,为了看起来不太阴沉,最终还是把色彩调得明快一点。在这个镜头中的植物,全都在绝望地生长着,扭曲,并且妖孽。

  • 植物的沉闷感来自于它的自身,起码对大众来说,植物在很多时候定不如动物那般吸引眼球。只要是动物就行,管你是长臂猿还是苍蝇脑袋。扯远了,拍植物多在自娱自乐中,也确实想寻找些突破。今日被师兄拉到一块儿师兄的师兄推荐的荒草地,看来有不少好东西。菟丝子,南方的那种,长着尺蠖般的寄生根。植物拍到感觉恶心了,可能也并非坏事。

     

  • 办公室楼下的植物总会多看上几眼,这个家伙一直被我认为是用来喂蚂蚱的,也未曾见过它开花。天冬曾向我介绍过这种东西,斑叶,抑或不斑叶,大戟科,等等等等,然后还建议了一句,可以拍一拍它的“假花”。肉眼凡胎,没看出这个东西长出什么好玩的附属物。然而这次还是上了一点心,摘了一颗就往办公室走,走了数十步忽然脑子里蹦出一个词“大戟科”——它大爷的,白色的汁液沾了我一手……

    在4倍的放大下,假花原形毕露,还是很好看的。这里就不说了,一起看看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