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忽然发现这里不支持firefox,就不罗嗦了。柔光镜头是个麻烦的东西,不能指望它有大光圈,不能指望它虚化背景。不少人说,在数码时代,柔焦镜头就是垃圾。其实这话也不完全对。柔焦镜头和ps柔光的区别,主要是两点,其一为依然锐利的细节,其二为柔光的过度。可这些有多大用呢?算了吧。

  • 还在内蒙的时候,和一个现在已经退化为拍鸟的故友聊天,说到镜头,我的观点是现代镜头太贵,很多拍摄根本没必要花钱买现代镜头,比如拍植物,两三千元已经可以买顶级成像的手动头了。风光镜头也如此,18-55is打平16-35L的一代镜,这个我试过。那厮说,色彩呢?差远了吧。可恼啊,一个挺实用主义的人,居然也说到色彩...

    色彩我一直觉得是镜头中最不靠谱的标准之一,色彩区别确实有,但无优劣高下之分。这种事儿我在5年前干过,买了五种不同厂的标准镜头,然后一起拍摄对比,色彩的差别不难分辨,但有何意义呢?如今崇尚蔡司的色彩,但在我看来,实用性是非常差的。德国味道,扯淡。

    然后说今天的主题,去南植,背了6个镜头,其中一个是东德产的蔡司天塞镜头,50mm,f2.8。天塞镜只有四枚镜片,因此人们说它通透锐利。就我实际使用和对比来看,说不锐是冤枉它,但也没有锐到令人发指的地步。至于颜色,确乎比一般变焦头浓艳一点。仅此而已。这个天塞头就这样跟着我转了一圈植物园,没有用武之地,快走时,我琢磨着怎么也用它拍一次吧。于是拍了。只是留个纪念。这色彩并非直接用镜拍出来就这样,而是调过。用德国镜的人,有不少都狠命调,我也别坏了规矩。

  • 此镜购得,多半有收藏的含义。因为在对各种镜头免疫一年有余,看到此镜是唯一一次毒发。之后寻觅两年,方耗巨资购得,一直封存,唯有人像时才拿出使用。此镜为富士M42时代的人像柔焦镜,与现代柔焦不同之处在于它内置了一片莲藕柔焦板,这个柔焦板的好处有两点,其一为焦点之处颇为锐利,光晕笼罩在焦点的周围;另一特点为对于电光源的特殊表现,呈现各种不同的花瓣状造型。

    此镜在静物、人像表现不错,但在野外植物摄影中,可用度很低,因为户外光线复杂,那花瓣状的光斑往往乱七八糟,实在不好使用。

  • 虽然喜欢佳能的机身,但对佳能的镜头并不感冒。并不说c家镜头的不好,只是像一个黑匣子,有些看不透用不透的感觉。此次上山的重大失误在于,手里没有一个正常镜头,于是想拍个景观只能找朋友借镜头用。

    适马24mm f/1.8,曾几何时成了植物生态摄影的标配,于是天冬的这个广角微距镜头通过一个转接,到了我的350d上。手动光圈,手动对焦,感觉很好。除了做工稍逊,一切很好。大光圈,锐度,包括色彩都不错。

    最后的结论在于,植物生态摄影,任何一类镜头都有不可替代性。这是一个让人想哭的结论。